我不亲自勘察一遍现场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确认你

作者: admin 分类: 豪客彩娱乐 发布时间: 2018-11-23 11:12
 
    可是,敌人会犯错吗?
 
    对于这个问题,就连苏锐自己心中也是没谱的。
 
    在龚罗峰的领导之下,调查组的效率很高,他们很快就到达了财务总监的居所。
 
    然而,结果是让人失望的。
 
    根据财务总监家的保姆说,其从下班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
 
    调查组扑了个空,自然不甘心,立刻转向了嘉宝公司。
 
    这么晚都没回家,是不是在公司里面加班呢?
 
    果然,在财务部的办公室中,调查组找到了财务总监。
 
    当时他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呢,调查组推了他好几下都没醒过来,于是便试了试他的呼吸。
 
    然而,紧接着,整个调查组便如临大敌了!
 
    令人遗憾的是,这位本该前途无量的财务总监,此时已经永久的失去了生命!
 
    在临死之前,此人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由于距离吞服时间过长,此时已经无法挽救了。
 
    当龚罗峰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面色骤然变得铁青了。
 
    人死了,还怎么能从其嘴里掏出有用的信息来?
 
    “仔细的搜查一下他的办公室和家里。”龚罗峰下了命令。
 
    很快,调查组在财务总监的抽屉里面找到了一封遗书。
 
    这遗书的内容并不算长,但是……
 
    很快,这遗书的原件便被送到了审讯室。
 
    龚罗峰仔细的看了看,摇了摇头,看向苏锐的神情之中带着一抹难以捉摸的神色。
 
    面对这样的眼神,苏锐眯了眯眼睛。
 
    “我想,这封遗书上的内容肯定不是你愿意看到的。”龚罗峰说道。
 
    潘卫凑过来看了一眼,顿时幸灾乐祸的对苏锐说道:“我觉得你已经没法狡辩了,认罪吧!”
 
    龚罗峰直接把财务总监的遗书拍到了苏锐的眼前,冷声说道:“你看看吧,这财务总监用他的生命来指证夏清!”
 
 第2205章 得打服才行!
 
    这是坑坑相连。
 
    财务总监死了。
 
    苏锐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他知道,此时已经有一张大网在他的身前缓缓的展开。
 
    单单从这一点来说,他已经落入了敌人的布置之中,而且还是连环计。
 
    调查组查到了财务总监,那边就立刻自杀了,这说明了什么?
 
    苏锐并不认为调查组里面有内鬼,最有可能的解释便是——那个无形之手一直在发挥着作用,调动着每一个棋子。
 
    苏锐现在也身处那人的棋盘之上。
 
    “人生如棋。”
 
    不知道为什么,苏锐的脑海里面竟然闪现出了这四个字。
 
    敌人通过一系列的暗算,似乎要把苏锐给打落谷底,把他的信心给彻底的磨灭。
 
    要是心智不够坚定的人,恐怕直接就被打垮了,根本没有心劲儿再继续坚持对抗下去。
 
    财务总监的遗书非常简单,那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夏清指使的。
 
    他说自己一直都是夏清的心腹,所作所为全部来自于对方的授意。
 
    他临死之前的遗言尚且如此,说明了什么?
 
    这一块大石头压在了夏清的身上,真是压的够狠够结实的啊。
 
    可是,苏锐偏偏不相信。
 
    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有没有仔细的检查过,死因是什么?”苏锐眯了眯眼睛:“真的就是自杀吗?”
 
    “是自杀,你要相信我们的专业。”冷冷的看着苏锐,龚罗峰的表情之中带着一丝深意:“我想,你现在应该无话可说了吧?”
 
    潘卫阴森的冷笑着:“呵呵,之前还振振有词,没想到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扣在你的头上了,我看你还怎么解释!”
 
    这货终于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可是,苏锐从来都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他并没有动怒,而是闭上了眼睛。
 
    一分钟后,苏锐重新睁开眼,说道:“这起案件疑点重重,如果这样就盖棺定论的话,未免为时过早。”
 
    “你还想怎么样?现场我们都已经勘察过了,说是自杀,就是自杀,你现在难道已经穷途末路到了需要通过强词夺理的手段来争取自由了吗?”潘卫得意洋洋的说道:“我跟你讲,门儿都没有!”
 
    “我对你们的调查组不放心,我需要对现场进行复检。”苏锐的眼神再度眯了眯:“我想,你们的人肯定已经保护在现场了,对吗?”
 
    “确实现场已经被保护起来了,但是你不能离开。”龚罗峰的态度同样很强硬:“这次调查案件的是我们,不是你。”
 
    潘卫也冷笑着说道:“是啊,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犯罪嫌疑人能介入破案过程的呢,这样案子还怎么破?”
 
    “所以,这起案件的主攻点已经变成夏清了。”龚罗峰说道:“再弄清楚几个问题的关键点,我想就能够对这起案件有个最终的交代了。”
 
    苏锐眯了眯眼睛,并没有讲话。
 
    只是,他缓缓地站起身来了。
 
    即便苏锐的手还被手铐给铐着,但是他这个站起来的动作却给龚罗峰和潘卫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甚至整个审讯室都因此而充满了强烈的压抑感。
 
    “你想怎么样?”龚罗峰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而潘卫甚至情不自禁的往后面退了一步!
 
    苏锐的双手虽然被铐着,但是他的脚却是自由的!
 
    而以苏锐的身手,如果他要暴起伤人的话,龚罗峰和潘卫两人加起来再乘以十倍,都不可能是苏锐的对手!
 
    潘卫毫不犹豫的叫破了他心中的恐惧:“快点拿脚镣来,把他的脚给铐上!”
 
    “我没想动手。”苏锐的声音非常清冷,看着对面的两个人,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清晰的鄙视和嘲讽:“如果我想动手的话,你们早就变成死人了。”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龚罗峰的声音低沉无比。
 
    他不能退,退无可退。
 
    “我坚信夏清是无辜的,财务总监的自杀案件疑点重重,我不亲自勘察一遍现场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确认你们所说的话。”苏锐的眼睛之中充满了冷意,以及……浓浓的不信任。
 
    他是真的不相信龚罗峰所率领的调查组。
 
    这些人的抽调都是别有用心的,调查组的成立也是在“白家认为凶手是苏锐”这个大前提之下的,既然所有人都先入为主的有了这个观点,那对于案件的一些细节自然不会太过上心——至少现在看来,本来一件疑点重重的案子被他们几乎要盖棺定论的结案了,在苏锐的眼中,这种行为无疑就代表了三个字——不专业。
 
    所以,他如果不亲自查看一下财务总监的自杀现场,绝对不会安心的。
 
    当然,就算财务总监真是自杀,也不能说明这一切和夏清有关系,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讲,一封由生命写成的指控书,可以很重要,但同样也可以——变得不重要。
 
    而事情结果的天平究竟偏向哪一边,就需要苏锐来做出相应的努力了。
 
    “你想参与破案,这绝对不可能。”龚罗峰皱了皱眉头,事关“原则”问题,他不可能退让。
 
    “要怎么样才可能?”苏锐的眼睛骤然间便眯了起来。
 
    随着他这个眯眼的动作,整个审讯室里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
 
    …………
 
    这个时候,首都军区家属院的某一幢二层小楼里,张玉干正睡着觉呢,凌晨两点钟,正是老人家睡眠最深的时候。
 
    他的手机调了静音,屏幕不断的亮起,又不断的熄灭。
 
    很显然,有很多电话不断的打进来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