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日里的确是一个着实不错的逃跑的机会

作者: admin 分类: 豪客彩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8-20 06:30
明日早起,自己可以远远的观察一下对方,说不定能看出点旁的什么东西呢。
 
    思量完毕的顾峥,睡得很快,而第二天一早被人轰起来的滋味,也是着实的不好受。
 
    他终于明白往常的民工们为什么会这么早的就被允许休息了。
 
    因为他们起床的时间,竟是连太阳都没露面,清晨个五六点钟的,天刚刚能借到点亮光的时候,他们就要去河堤上上工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不用像是往常一样,如厕,喝汤水之后就要马上上工,这一次,在堤坝的土场之上,所有的后半段的民夫们,都被带到了这里,看一场别开生面的判刑。
 
    火把噼啪的燃烧声,没有给场中的人带来任何的温暖,反倒是让他们更加的胆战心惊。
 
    因为那些昨日中被带回来的一看就是一夜未曾合眼的人们,就这样被连拖带拽的拖到了场地的中央。
 
    十人成一串儿,排成一排,面朝所有的民夫,被身后的工头,当众的实施鞭刑。
 
    按照隋朝《开皇律》中所定,这些人犯了十恶制度之中的最少两条之多的罪责。
 
    依照律例中的法典规定,乃是要实施死、流、徒、杖、笞中的最严苛的死这一类的刑罚的。
 
    这五类标准,根据其所犯的罪过的大小,而分成了二十等的处罚等级。
 
    但是既然是规划到了死这一类的最高处罚条例当中,就无所谓是斩或者是绞了。
 
    但是在今天里,因为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这群人暂时就保住了他们的项上人头。
 
    而为了他们到了新地方之后,能够马上的就投入到新的工作之中,此时给予这群人的刑罚竟然是笞当中的最低一等级,十次马鞭。
 
    就算是这样,满场当中的受刑人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的减轻了刑罚,救得了自己的小命的喜悦。
 
    反倒是生无可恋的一脸的认命的状态。
 
    因为这些人知道,抽完了这十鞭子,成为了杀鸡儆猴之中的鸡之后,完成了使命的他们,就要被送到暗无天日的地方,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榨干他们身上每一寸的血肉,直到最后的死亡。
 
 557 农夫泉水有点甜
 
    “行刑!”
 
    ‘啪啪啪’
 
    鞭子抽击后背的声音响起,让顾峥的后背也隐隐作痛了起来,同样都是惩罚,看来的他的工头刘溜溜下手,还算是有分寸的。
 
    不伤皮肉,只让人吃痛。
 
    不像是场内的人,只不过几鞭子下去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葫芦。
 
    对于场上的惨叫声,底下围观的人的表情也是不同的。
 
    心痛,惊恐,畏惧,更多的却是成日间劳作而造成的麻木不仁。
 
    在自己的生存都存在了问题的时候,又哪里来的多余的善心为旁人去担心呢?
 
    所以,场内的惩戒者的目的达到了,在场的这一百多名民夫的行刑也极其流畅的完成了。
 
    黄土地上的点点血迹还没有失去温度,却是在看守场内的队长带着漠然的眼神,将这些半死不活的人一并关押到了十辆木质囚牢的大车之中,随着滚滚黄沙的冲起,被送去了未知前路的远方。
 
    众人还在呆愣的目送着曾经的工友的远去,但是场内的工头们,却是用鞭子让他们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看什么看,观刑仪式结束了,都给我各就各位干活去。都打起点精神来,别想那些想不开的,说不准就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对于工头的畏惧,是与生俱来的。
 
    这些沉默的民夫,扛起一堆堆的工具中的一件或是多件,就朝着自己每日中工作的地点走去。
 
    顾峥也不例外,安安静静的跟在顾二叔的身后,朝着自己的挖土方的工地前行。
 
    只不过在走到半路的时候,像是无意识的朝着他右侧的那一队队伍的方向看了过去。
 
    因为那里有一个叫做赵天日,赵二愣子的人存在。
 
    此时,在他的身边,或前或后的围了不少的人,为了不让工头发现他们的异状,彼此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但是只要是仔细的观察一下,就不难看出,这群人的走动的频率是相似的,大家都不自觉的环绕在赵天日的旁边,或是保护或是从众的以这个人作为了中心。
 
    现在不是接近的时候,贸贸然的跑过去,只会让己方的工头产生怀疑。
 
    只是在脑子中过了一圈,顾峥就踏实的将头低了下来,先埋头干活了。
 
    果不其然,因为赵天日日夜的鼓动,让一部分民夫,在看到了今日的刑罚之后,不但没有放弃了抵抗,反倒是更加的担心了起来。
 
    他们焦急浮躁的心,带动着这一上午,整个空气中都充满了不安的分子。
 
    直到众人结束了上午的劳作,到了吃朝食的时刻之中,这种急切终于是爆发了起来。
 
    从旁观察的顾峥,就在这短短的发放饭食的过程之中,就看到了不下于十个人的小团队或是个人,通过各种方式,与赵日天取得了交集。
 
    而等朝食发放完毕,各个地方的工头也轮换着吃饭,放松了警惕的时候。
 
    那些领到了饭食的民夫们,就自发的围到了赵日天的身旁,想要听一个说法。
 
    对于这种千载难逢的时刻,顾峥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他并没有凑到赵天日的身旁,也没有混迹到那群有想法的人群之中。
 
    他只
    而围绕在赵天日身边的,多数都是家中无父无母,没有什么拖累的二流子。
 
    这些在村中征派徭役的时候,最容易被拉走的一群人,同样也是一群最无法无天无牵无挂的人。
 
    对于赵日天的许多理论,他们都能产生巨大的共鸣,若是能够跑出去,就依照着赵日天的想法,也不用跑远了,依靠着这附近的梁渠分支,在这条早晚要通畅的大运河的河道上,以抢劫为生,无论是陆路还是水路,都不失为一个颇为有前途的行当。
 
    这周边的地势复杂,山水交错,若是对方的势力太过于强大,又可以转头没入到更加荒僻的山地林间,为朝廷军队的围剿,带来着实的麻烦。
 
    而赵日天通过与工头,巡逻小队长之间的套话闲聊中所知,后日里,的确是一个着实不错的逃跑的机会。
 
    朝廷的勘测官员,工程检验人员,就在明日的下午到达,依照以往的惯例,堤坝上的卫兵,将会抽调一部分的人手,前去跟随保护。
 
    对于中段的民夫来说,守备的力量增加,但是对于他们这条运河渠道的后半段的民夫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前一天刚刚杀鸡儆猴,大规模的逃跑了一大群的人。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